墨湘离呀(限流主页见)

“我和我写的垃圾不敢死。”

【良堂】梦境暴动(九)

梦境干预师良×画家堂


———————————


    他说他会回来的……别留我一个人。











    周九良向来是个敢想敢做的人。


    填报志愿书时他就坚定地选填了心理学,即使那时候心理专业的前景并不算好。毕业之后他也毅然决然的选择了梦这一冷门领域进行研究,真正的梦境干预师不多,更多的是心理学其他领域的大师,对这方面也有所涉猎的。而他不过初出茅庐,就敢于挑战如此生僻的道路,并且一路走到今天,决心和毅力可见一般。


    这样的人,很少有他们得不到的东西。


    调查进行到这个阶段,他心里是很清楚的。孟晓琳不愿意对他说的东西,是出于她的独占欲,正如永远叫不醒装睡的人一样,其实很难从她那里得到什么有用的线索。


    真正的突破口在孟鹤堂身上。


    说实话,如果他现在去孟鹤堂面前,他有八成把握让孟鹤堂把往事倒给他。专业手段他有很多,但是他不想在孟鹤堂身上实验任何二次创伤的可能。


    这次的干预其实很失败,至少他连中立的原则都无法保持。


    “孟小姐,您好。”


    电话那边的声音一如既往的甜美,他却听出深入骨髓的森然冷意。


    “周老师?”


    “我希望您能仔细和我说说,关于天使福利院的信息。”


    周九良强压下心头火气,尽量稳定声音。


    “我以为能瞒的更久呢。”孟晓琳短暂地停了一下,开口说话却并不惊讶,甜美如初,“不过关于这个,我无可奉告。”


    “孟小姐,有一点您必须清楚,自欺欺人没有任何意义。”


    周九良沉下声音,眼神凉得可怕。


    “周老师,我也请您恪尽职守,不要越界。”


    电话那边的女声终于褪下伪装,揭开面具露出一张冷漠面目。


    随即挂断。


    他哑声骂了一句,将手机扔在床上,低下头疲惫地按了按太阳穴。


    餐桌上,孟鹤堂坐在他对面专心致志地对付面前的菠菜汤。他是个很单纯的人,一道合口味的家常菜就能让他心情不错。


    “孟哥,所以你以前住在哪个城市啊……”周九良东拉西扯一顿,状似无意地把话题带到这上面。


    孟鹤堂咬着勺子含糊不清地说了一句,他倒好似真的将回忆清理的一干二净,全不在意的样子,见周九良没听清楚,还好心字正腔圆地给周九良重复了一遍。


    “w市。”


    孟鹤堂喝完牛奶准备睡觉时,他趴在嗡嗡作响的仪器上,做贼心虚地放低声音:“孟哥,我想跟你请几天假。”


    “嗯?”孟鹤堂这时候可敏感极了,抓住他句子里的关键词马上扭过头来,一双点漆眸子直看的他心脏狂跳。


    “我家里出了点事儿,得回去处理一下。”


    “哦。”孟鹤堂点点头,但是原本上挑的嘴角还是马上抿起来,犹犹豫豫地看向他,对上视线又做贼似的飞快逃跑。


    “你放心,我一定回来。”


    直到第二天坐上高铁时他还在回想孟鹤堂灯光下眼睛中的温柔闪光,窗外的风景一格格退后,小丘才逝,群山又至。


    跨越大半个中国的距离,火车来来回回估计也要几天,明明坐飞机更快一点。


    周九良叹了一口气。


    他自己头脑中也系着一团乱麻,解不开斩不断,令他望而却步。事情超出预料,他从始至终没预料到的是自己竟难以保持理智。作为咨询师,他应该冷静,高效。但情感的轨迹稍微偏航的时候,他引以为傲的专业技巧反倒变成伤人利器,谨慎小心,优柔寡断,力不从心。


    高耸山岭在眼前无限拉近距离,眼看着是迎头棒喝,却突然陷入一片虚无漆黑中。列车驶入隧道,短暂黑暗来的头晕目眩,来不及反应,列车却又如脱出枪管的子弹,呼啸着冲入光明。


    高峻山岭屹立在他头顶,倏忽也远去成一个小小黑影。


    手机铃声恰到好处地响起,何九华熟悉的声音又占据了他一团浆糊的大脑。


    “老周,几点到啊,我去车站接你。”


——————————

小周犟嘴玩意儿

下章九熙九华出来打酱油啦!

评论(49)

热度(149)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