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湘离呀(限流主页见)

“我和我写的垃圾不敢死。”

【良堂】梦境暴动(七)


梦境干预师良×画家堂

—————————


欢迎来到我的梦境。










    周九良收拾好自己走出房间时,孟晓琳已经坐在沙发上等了有一会儿了。


    她穿了一身很得体的职业装,发丝烫成大波浪,脸上的妆容精致可人。即使等了他很久,脸上也没有一丝不耐烦的表情。


    “不好意思孟小姐,您久等了。”


    孟晓琳漫不经心似的打量了一眼周九良的着装,他早不像第一次见面时西装革履的正式,穿的衣服也都是休闲居家款。这让她颇为不适地眯了眯眼,不过一瞬而已,那些让人感觉到不舒服的细小触角又被顷刻斩断,周九良甚至疑心是自己看错了。

的作息表上的每一个字都是血淋淋的证明。


    “我来看看哥哥,顺便取几幅画。”孟晓琳抬了抬下巴示意沙发旁立着的三四个画轴,转过头笑意盈盈地看向周九良,“来的时候周老师还在补觉,我就没有打扰。”


    “不存在什么打扰的,毕竟您才是这儿的主人,不是吗?”周九良笑得客气礼貌,主动把自己的手提电脑打开,点开命名为“孟鹤堂”的文件夹。


    一个个文件整齐排列,文档里的记录与分析统一采用小四号宋体,专业严谨。孟鹤堂的喜怒哀乐以及那些奇幻生动的梦境都化成数字代码,一个个专有名词冰冷地闪烁着理智的光泽。


    “总归来说,孟先生的状态要比我刚见他的时候好转一些,目前已经较少出现崩溃失控的情况了。”


    多余的话他没有提,无论是作息表还是他手写的分析记录,都不会出现在孟晓琳面前。


    “我也听不懂周老师这些专业的理论,但确实能看出来我哥哥比以前要放松很多了。”孟晓琳将目光从复杂的脑电图上收回来,露出一个百分百信任的笑容,随即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卡,推到周九良面前,“开始已经和老师商量好了,咨询费两星期一结。钱都在这张卡里了,感谢老师的……尽职尽责。”


    潜台词他们都懂,契约工作,拿钱办事。


    “我那边还要忙下一次画展的事情,就先告辞了。”


    她站起身来小心翼翼地把画轴抱在怀里,毫不在意背纸上蹭上的颜料。


    汽车引擎发动的声音扬长而去,孟鹤堂推开画室的门,从门缝中露出一个小脑袋。


    “晓琳回去了吗?”


    两人隔着一段楼梯的距离,孟鹤堂低下头,而周九良则要仰起头。微弱的光从画室敞开的缝隙中流淌出来,跌跌撞撞滚落台阶,一路淌到他脚下。


    “她回去了。”


    周九良轻声说。


    孟鹤堂如释重负,紧绷着的肩膀一下子放松下来。


    “你要上来看画吗?”


    一周前灰暗的经历立刻涌上心头,周九良睁大了眼睛,再三确认道:“我上去吗?”


    孟鹤堂没再说话,手上却把画室的门又敞开一些。


    他再次被允许进入这间画室,原本用来遮掩的画架已经靠墙站了,四分五裂的《向日葵花田》也不见踪影。孟鹤堂敲了敲自己手边的画板,无声抗议周九良不许再看,要把目光集中在他身上。


    他抿起唇把手搭在遮掩画板的画布上,装出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眼底的雀跃还是忍不住跳了出来。


    周九良配合地给他倒计时。


    “三,二,一。”


    画布掀开,一幅童话般的画面立刻呈现在他眼前。


    那是一座基督教堂模样的城堡,通体纯白,富丽堂皇,如同玉雕出来的一样。城堡周围是同样用白石构造的迷宫,看上去趋近于希腊风格,每一块石头上都刻着细腻生动的浮雕,而迷宫里面并非土地,而是乳蓝色的水。这水看上去柔软稠密,光线下竟反射出丝绸一般的柔滑质感,与其他作品里着重刻画水的晶莹剔透大不相同。一片片迷宫连接起来,便连成无边无际的水域,淡白色雾气静静笼罩着整幅画面。


    城堡和迷宫是以俯视的视角来刻画的,可城堡正上方的白衣人衣袂飘飞,沐浴在圣洁光芒之中,依旧高高在上。圣光从他长长的白色头发上倾泻下来,流淌过衣服上的每一个精美纹饰,连一个小小的褶皱都刻画的清楚,唯独圣光之下看不清这位神明的面容。


    周九良愣愣地张着嘴,完全被这幅画震慑,半个字都说不出来。


    他原以为这幅画的主调应该是阴沉晦暗的,没想到却是宛如仙境般的画面。


    孟鹤堂背手抓着画布,低下头咬住嘴唇,又期盼着看一看周九良的表现,偷偷抬起眼睛,小心打量着周九良的表情。


    “好……好厉害……”


    周九良震惊了长达一分钟,才捂着心口喃喃自语道。意料之中的反应依旧足够取悦画家先生,孟鹤堂嘴角都不知不觉染上笑意,扯过旁边一个小板凳按着周九良肩膀要他坐下。


    “其实有些东西还没画出来,有时候我飞在半空,有时候又沉在水里,喘不上气时我就飞起来。我想去触碰神明,却又不敢靠近……”


    “孟哥,你有信仰吗?”周九良思索半晌道。


    “没有啊。”


    “那为什么会把这个城堡画成教堂的样子呢?”


    这话把孟鹤堂也难住了,皱起眉仔细想了半天,最后也只是在脑海里勾勒出城堡的大概形貌。


    “就是感觉……好像在哪见过……具体的想不起来了。”


    “没关系的,不用强迫自己。”周九良连忙安抚孟鹤堂,一边又夸回到画上,“说实话,这副画要比我在画展上看的那些更惊艳。”


    孟鹤堂坐在软皮椅子上晃荡腿,心情阳光明媚。


    “那些是我平时的练习画。”他调皮地笑起来,放低了声音,甚至稍稍凑近了周九良,“今天给晓琳的画也是哦。”


    周九良被他逗笑,两个人坐的椅子一高一矮,笑声也高高低低地在狭小画室中蔓延开来。


    “对了,我昨天晚上又做了个梦。”孟鹤堂笑够了,双手支在膝盖上,深深呼吸一口,熟悉的颜料味道又涌入鼻腔。


    “我梦见,我和妹妹在房间里玩拼图。”


    周九良的心瞬间提到嗓子眼。


    孟鹤堂却如同沉溺在对梦境的描述中一般,眉头都没皱一下,继续讲下去。


    “其实从前我也做过这个梦”


    “房间很暗,我和妹妹为了拼图的样式争执起来。我想拼异形拼图,妹妹却喜欢传统的矩形……后来,我们还是选择了一块正方形拼图。”


    孟晓琳想用条条框框束缚孟鹤堂,满足自己的独占欲,这是他已经知道的事情,可此时他更关注的是……


    “你的房间隔音了吗?”


    孟鹤堂笑起来,双手拢在耳朵上,闭上眼睛后仰身体。


    “这次我和妹妹都戴了耳机。”



————————

感兴趣的朋友点这里看梦幻城堡 ,确实是我梦中场景的还原。

写到这里本文孟孟最大的问题已经点出来了,就是对xing的恐惧与渴求之间的挣扎,但现在主要写的是恐惧23333

另外两个问题其实也出现了,欢迎评论区各种脑洞!

评论(39)

热度(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