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湘离呀(限流主页见)

“我和我写的垃圾不敢死。”

【良堂】如果我是美妆博主你会爱我吗?

  

游戏主播周哥×居委会小孟

是开门送温暖的番外,可独立观看~

孟哥的直播来的灵感~当个沙雕文看吧

———————————


  “各位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我是你们的老朋友三弦大魔王。”


    直播间里的青年不安地措了措手,看一眼镜头又把眼神匆匆移开,将怀里的猫咪抱起来吸引火力。


    被举起来的橘猫很有镜头感地伸了个懒腰,舔了舔爪子开始专心致志的洗脸。


    “这是汽水儿小弟。”


    [听说今晚三弦儿露脸直播,我火速分屏钉钉。]


    [同一个世界同一节网课。]


    [哇啊啊啊啊啊我昏古七三弦儿长的也太奶了!!!]


    [这个小卷毛好带劲哈哈哈哈哈]


    [我的小狼狗秒变小奶狗麻麻我恋爱了!!!]


    [三弦儿的颜值我好可呜呜呜呜]


    [原来汽水儿是个橘子汽水儿啊ww]


    “今天的直播比较特别,是我第一次露脸,有一点小紧张。”周九良把摄像头向上调了调,直播间的粉丝还在尽职尽责地模仿土拨鼠。


    “之前有预告过,今天要转行做个美妆博主,所以介绍一下今天的化妆师,奶糖哥哥。”


    周九良伸出胳膊,从画面外拉出一只白皙纤细的手,在镜头前比了个心。


    [糖哥我来了!!!]


    [手控没了,再见。]


    [啊啊啊啊啊弦糖大旗摇起来。]


    [三弦儿好像从哆啦A梦的口袋里拿出一只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楼上的小心直播间被举报。]


    [一人血书求糖糖入镜啊!]


    “入镜是不可能的,我家奶糖超甜但是不可能跟你们分享。”


    周九良得意洋洋地晃晃脑袋,马上被孟鹤堂赏了个脑瓜崩。


    “瞎胡说。”


    [他害羞了他害羞了他害羞了他害羞了]


    “因为明天要去参加活动,所以今天特意求奶糖提前试一下明天的妆。”


    周九良侧头看向孟鹤堂,露出一个傻乎乎的笑容。孟鹤堂拒绝接收母星信号,把手里的妆前水递给周九良。


    汽水儿喵的一声从周九良怀里跳下来窜到床上,选了一个舒适的位置窝下来,懒洋洋地看两人在桌前忙活。


    “你看过那种视频吗?男生给女朋友的化妆视频配音,你要不要给自己也来一个。”孟鹤堂把要用的化妆品一一拿出来,列了一长串之后发现周九良的妆前水还没拍完。“你打算拿它洗脸是吗?”


    “害,我今天的人设是美妆博主嘛,应该你来配音啊。”


    “我都认识,你的节目效果不要了?”孟鹤堂支着脸打趣他,周九良果然立刻精神一振,一改懒怠作风,把刚放下的妆前水拿起来。


    “好的!现在是化妆的第一步,拍这个水儿。”


    [拍这个水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节目效果大过天哈哈哈哈]


    [糖糖xswl拿妆前洗脸可还行]


    [好,和我预料中的一样直男]


    “我倒是不担心恰错饭,因为这些个英文名我实在是不会读。这个是什么,PRO……泼若呀。”


    周九良眯着眼睛艰难地拼读了一下瓶子上的英文,立刻感受到美妆界的深深恶意。


    “人家叫珀莱雅……”孟鹤堂扫了一眼,把小瓶子抢回来放回桌上,手才伸出去一半就被周九良截住,拽的他弯下身子,正好被周九良捂住嘴。


    “堂……咳,糖糖,他们不给打钱,我们坚决不念名字。”


    [哈哈哈哈哈哈哈恰饭意识很强。]


    [让他恰让他恰!]


    [哈哈哈哈为啥喊糖糖蜜汁咳嗽了一下,是被可爱到了吗?]


    [楼上理智嗑糖,可能是糖糖名字里有同音字三弦儿恍惚了一下吧。]


    [那这一天糖糖糖糖的,这不是更好嗑……]


    [奇怪的嗑点增加了!]


    “好的,现在糖老师拿起来一管新的乳……哦这个我认识,这个是隔离乳对吧。”


    孟鹤堂捏着周九良下巴一点点把隔离铺匀,接下来在遮暇盘上犹豫了一下,还是拿起来给镜头做了一个展示。


    “这个五彩缤纷的……五色土?”


    孟鹤堂被逗的前仰后合,揉了一把周九良的小卷毛,用刷子蘸了一点浅粉色遮暇,周九良当即抗拒的往后缩脖子。


    “开玩笑的,这个彩色的应该是传说中的眼影吧……糖糖我能不能不用粉色的。”


    孟鹤堂强行把他抓回来,半强迫性质地涂匀遮暇,周九良立刻捧起小镜子痛心地欣赏自己的粉红“眼影”。


    “三弦儿的皮肤状态很好,脸上基本没有痘痘,所以稍微遮一下黑眼圈就可以。让我们一起祝愿三弦儿老师早睡早起。”


    [对不起我竟一时搞不清五色土和眼影那个更好笑]


    [三弦儿捧起镜子的时候分明是期待的!]


    [哈哈哈哈哈哈请糖糖用小猪盘给他画一个粉色小公主妆吧哈哈哈哈哈哈]


    [让大魔王来朵蜜你吧?]


    [讲道理啾啾的皮肤我慕了,又白又嫩,感觉咬一口能长生不老]


    [???我觉着你会原地丧命]


    [大魔王要注意休息吖—!]


    “现在往脸上抹的这个就是粉底了吧,要点是少量多次,然后拍拍拍拍拍。”


    美妆蛋的使用总算告一段落,周九良盯了孟鹤堂手里这个绿色的球状物有一会儿了,见他用完连忙伸手去拿。


    说时迟那时快,不知什么时候潜伏到他脚下的汽水儿一个猛扑,猫爪子稳准狠地探向美妆蛋。


    周九良哪能让它得逞,放手一攥将美妆蛋收入囊中,万分得意地耸耸肩膀,拎着橘猫脖颈把他抓回床上。


    “弟中弟。”


    孟鹤堂安顿了一下气的直呼噜的炸毛汽水儿,回来没好气儿地踢了一脚周九良的转椅,性能良好的转椅立刻像陀螺似的转了一圈,露出周九良一张哭丧着的脸。


    “你怎么帮着它……”


    “你刚才没捎带我?”


    “那……你确实比我小啊,我就应该叫你弟弟……”周九良收起苦瓜脸,眼睛一转露出一个鬼兮兮的笑容,轻声哄他,“叫我一声哥哥嘛,我想听。”


    “不叫!”


    “好吧,反正我也不着急。”周九良看着他危险地舔了舔嘴唇,“反正天还长着呢。”


    镜头里孟鹤堂的手稳的一批,镜头外一张小脸红成苹果。


    [百万大up竟和橘猫抢玩具]


    [害,毕竟猫猫都喜欢毛线球啦~]


    [糖糖竟然比三弦儿还小!!]


    [救命我快被三弦儿甩飞了]


    [我有个朋友……]


    “这个才是眼影,我们用大地色稍微晕一层,估计三弦儿老师这种老同志也接受不了太靓丽的颜色。”


    “腮红还是很必要的。”孟鹤堂把周九良的头扭过来,轻声道,“看我。”


    周九良立刻把眼睛扣下来贴孟鹤堂脸上。


    害,稍显血腥了哈。


    “笑一下。”


    周九良笑得见牙不见眼,孟鹤堂拍了拍鼓起来的苹果肌,力求不浮夸不跃进,雷霆手段把周九良的嘴角成功拍下去。


    “一会苹果肌飞到脑门儿上了。”


    “看着你我开心。”


    [我一见你就笑~]


    [呜呜呜我嗑到了!]


    [绝美爱情啊麻麻]


    [诚邀各位姐妹跟我一起干了这碗狗粮]


    [我就知道不仅仅是化妆那么简单……]


    “好的,接下来到了我最期待的画眉毛环节!哈哈哈哈给大家讲个小故事。”


    “不许讲!”


    孟鹤堂气急败坏的声音同步响起来。


    周九良一只手轻松控制住孟鹤堂,箍到自己身前来,摄像头的位置刚好拍到两人同款的白色卫衣。


    “我们糖糖呢长的特别漂亮,大眼睛双眼皮,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眉毛稍微淡了点儿。他们学校合唱团表演,我们家宝贝站C位领唱,我在台下看表演,嘿,发现糖糖同学比旁边同学怎么少两条眉毛。”


    “我有眉毛!是那个灯光打的太亮了!”孟鹤堂在周九良怀里一通挣扎,恼羞成怒大声质问,“怎么着?没眉毛给我枪毙?”


    “宝贝,你再扭一会儿真就枪毙了。”


    周九良把脸贴在他后背上,轻轻朝他脖颈吹气。


    孟鹤堂当即安静如鸡。


    [他急了他急了他急了他急了]


    [哈哈哈哈哈哈糖糖一直好温柔的终于被惹炸了]


    [草生这个宝贝真是要了亲命了]


    [yoooooooo~]


    [自动变黄]


    [大魔王就是大魔王,开车都不眨眼睛的。]


    [我很担心这个直播间的命运……]


    [你不如担心一下奶糖的命运……]


    “好了观众朋友们,趁直播间还健在我们就下播了,明天还要参加活动,我得遵守糖老师的家规早睡早起。”


    “再见了我的朋友。”


    [被秀死了,再也不见我的朋友]


    [麻烦来个人举报他吧]


评论(34)

热度(230)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